澳门娱乐赌博

濠江夜话——澳门赌场探秘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6-20

  在当今世界华人圈子里,何鸿燊几乎就是澳门赌场的代名词,很多人特别是内地人虽叫不出他的名字,但一提“赌王”,即使不说其名也知其人了。可3年前,当我头一次采访何先生时,他即声辩:“‘赌王’的称号根本不适合我,因为我从来不赌钱,这只是一些不了解情况的人强加给我的。”

  何鸿燊所言极是。现实生活中的何先生不仅不赌钱,也极少进赌场。只有每年的除夕夜,何先生才率领一家老小,来到澳门著名的葡京赌场象征性地“赌一把”,以求来年平安。我想,人们之所以误称何鸿燊为“赌王”,很多时候是将经营家与赌家混为一体了。何先生作为博彩业经营者,其声名赫赫。他从一九六一年联合等几个香港老板一举夺得澳门赌牌始,前后独驭澳门赌业长达41年之久,把个原来只能算作“开大档”的偏门生意,逐步做大成澳门经济的主导产业,并使澳门跻身世界四大赌城的行列,其功巨大,其劳盖冠。如果说不少业内人也称其为“赌王”的话,那完全是出于对其在澳门博彩业中的龙头老大地位的认可,别无它意。

  其实,真正名副其实称得上“赌王”的,要算从一九六二年起就与何鸿燊合作创办澳门娱乐公司并任常务董事的广东新会人叶汉。叶汉的一生,可以说是一部活生生的二十世纪澳门赌博史。他赌技精湛,长着一双特别构造的“兜风耳”,能辨别骰子声,在骰宝台前天天有大笔进帐,以“赌圣”、“赌枭”、“赌神”之名享誉澳门赌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叶汉经常去美国拉斯维加斯赌场“一试身手”。有一次,叶汉不眠不休一气赌了32小时,玩了380多局“”,先输掉了200万美元。赌场老板尊其在赌圈内的“威名”,应允:若他再能赢回一百万美元,再奖励他一部劳斯莱斯汽车。两天后叶汉卷土重来,终于赢了300多万美元,赌场守诺赠送他名车,此事曾轰动了拉斯维加斯赌城。澳门赌场中的“”就是他从美国引进的。叶汉卒于一九九七年,他留下一部总结自己赌术绝招的“四宜八忌”,据说,备受赌徒尊崇。

  然而,正是这位在赌桌上叱咤风云的“赌王”,对赌博的危害亦常存恻隐之心。他曾作过一首打油诗警吁世人:“赌博无必胜,轻注好怡情。闲钱来玩耍,保持娱乐性。”至今仍作为“格言”,高挂在葡京赌场内的大墙上。

  俗话说,卖什么吆喝什么。澳门作为赌城,这里吆喝最多最响的是四个字:“幸运博彩”。而“幸运博彩”一词的发明权,也非澳门莫属。一九八二年五月,澳门立法会通过了《澳门新博彩法》,规定把“赌博娱乐”一词改为“幸运博彩”,并特别对词意做了注释:“凡博彩,其结果系不可预计,且纯粹碰运气者,概称为幸运博彩。”这是我所查到的最权威最明确的词条出处,至今,《现代汉语词典》上还没有将“博彩”一词收录进去。

  其实,在澳门,“幸运博彩”一词从诞生到现在,始终只在报刊文件上使用,民间没那么文雅,至今仍直呼“赌博”。“博彩”,实即是赌博,博彩与赌博只是两种不同的表述罢了。“博彩”一词最初出现在澳门的书面材料中,准确说,时间还应该再往前移,大概在一九六一年七月份,澳葡政府颁布的18267号法规中第一次将赌博改称“博彩”。

  那一年,正值马济时出任澳门第119任总督。总督是葡萄牙在海外属地之一澳门殖民统治的象征,也是澳门的最高行政长官。他直接受命于葡国国王或总统,执行葡国在澳门的政策。这位叫马济时的总督,是澳门历史上一位重要人物,位于澳门新口岸的一条马路,迄今仍以这位人士的名字命名,以示纪念。马济时在担任澳门总督仅仅两年多时间里,深谋远虑,勇执牛耳,使澳门博彩业迈上一个新台阶。据史料记载,他自一九五九年九月十八日走马上任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着手调查和研究澳门的自然条件、经济现状,从而为澳门未来的经济定位。他依据澳门的地理和资源条件,认为澳门的工业不可能有太大的发展,亦不可能成为远东重要的贸易港。而澳门的旅游资源却极具潜力,特别是“赌博娱乐”,值得大力开发,旅游博彩才最有可能成为澳门的经济增长点。于是,他大气鼓荡,笔飞骋情,向葡萄牙当局禀奏上书,明确提出澳门未来的发展,只能是具有“博彩特色”的旅游城市。切望将澳门辟为“旅游区”和“博彩区”,准许澳门以博彩业作为一种“特殊的娱乐”,葡萄牙当局很快批准了“上书”,并颁布了第18267号法规,以法律形式把马济时的这些建议确定下来,从而也使得澳门可以完全合法经营博彩业了。

  虽然,早在一八四七年葡萄牙当局就宣布澳门赌博合法化,但到了一八九六年又宣布在葡萄牙本土禁赌,国内及大部分海外殖民地执行了禁赌令,澳门的赌博业一直游移在若明若暗的法律边缘。只有第18267号法规正式颁布后,澳门经营博彩业才真正有了法律依据,亦是自此以后,澳葡政府才逐渐采用博彩一词,取代赌博一词。这一更名,多少反映了澳葡政府的两难境地,因为,“赌博”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毕竟不是一个光雅之词,用官方文书肯定它,多少有点耻于脸面。

  以旅游博彩业,为其主导产业的澳门经济,二○○四年以来,受“自由行”政策的拉动及两家新赌场“金沙”和“银河华都”先后开张营业,博彩业这块“蛋糕”越做越大,收益亦越来越丰厚。据澳门官方最新统计,二○○四年第一季度,非本地居民博彩消费支出为91亿多元(澳门元,下同),第二季度为93亿多元,分别较去年同期增加了37.6%及82.1%。二○○四年一至八月份,澳门特区政府博彩税收入达92亿5千4百万余元,较去年同期激增50%。

  如此大的收益,究竟是如何分配的?它的利润最终流向何处?不仅仅是澳门老百姓所关注的,也是特区政府时时要掌控的重点。按照澳门博彩第16/2001号法律规定,赌场承批公司必须向特区政府缴纳法律规定的博彩特别税,既按相当于博彩经营毛收入的36%交予政府;其次,承批公司还必须向政府缴纳一项相当于博彩经营毛收入1.6%的拨款,用以促进、发展或研究澳门文化、社会、经济、教育、科学、学术及慈善活动为宗旨的公共事业;另外,博彩承批公司还必须向政府缴纳一项相当于博彩经营毛收入1.4%的拨款,用以发展澳门城市建设、推广旅游及提供社会保障。此三项税、费加起来共占博彩毛收入39%的款项回馈澳门社会。这也是博彩业在澳门经久不衰的原因之一。

  与世界其它地区赌场不同的是,澳门赌场收益的绝大部分来自赌厅(即贵宾厅)收入,据说占赌场全部毛收入的70%-80%。但这一部分收益最后落入承批公司手中的却不多,其中有42%-45%的收益被中间环节(赌厅承包人、叠码仔、宾馆、餐饮等)吸纳,赌场承批公司最终从赌厅获得收益的比例大约只占赌厅全部毛收入的10%左右,而赌场承批公司获利最多的反而来自“中场”(即赌场大厅)收益。自二○○四年五月十八日美国拉斯维加斯“威尼斯人”公司开办的“金沙”赌场在澳门开业以来,这家美资赌场以其设备先进、管理优秀、品牌效应抢占市场份额,并很快异军突起。现在,“金沙”赌场平均每天的中场收益已高达1,500万元——1,900万元之间,平均每天的纯利润达80万美元,几乎占到“澳博”12家赌场中场总收入的70%左右。故而,眼下澳门博彩市场涌动着“搏中场”的激烈竞争。因为,中场利润的50%最终归承批公司所有,是赌牌持有人获利最大的一块。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博彩旅游业作为澳门的龙头产业,近几十年来,特别是澳门回归之后,不论周边地区经济景况如何,不论内部环境出现什么磕磕绊绊,-直表现亮丽无比。

  据统计,近年来,平均每天进入澳门赌场的人数大约8万人次左右,这个数字,几乎相当于澳门人口的五分之一!如此众多的客源周而复始供给赌场的生意,澳门博彩旅游业岂有不兴旺之理?记者手中有份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二○○三年度的业绩报告,足以说明博彩业效益的“飞瀑之势”。该公司二○○三年度总收益为286.88亿元(澳门元,下同),全年缴税逾101亿元,较二○○二年“澳博”及母公司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合计的历史最高缴税额还要多出24亿元;如果再加上依照博彩合约向澳门基金会、城市建设及旅游推广等公共机构拨款8.6亿元,上缴的税费总计达110.08亿元。扣除“专营税项及政府基金募集”的110.08亿税费和营运成本费用143.21亿元后,“澳博”二○○三年所赚纯利33.49亿元。一个公司一年竟有如此高额的收益,不论对“澳博”,还是对特区政府而言,都如同一种“印钞机效益”。

  为什么澳门的博彩旅游业会如此兴旺?为什么澳门博彩业能昌盛不衰?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议题。以笔者所见,澳门的博彩业的比较优势,首先取决于一个“小”字。由于地方窄小,又是一个微型经济体系规模,赌客中几乎95%以上为外来赌客,在博彩收入中的“外财”比例自然就占了绝大头,而它所承担的社会成本却很少(社会成本转移到赌客所住的国家或地区)。据一份权威资料统计,至今,博彩业已成为一个每年全球国民生产总值(GDP)近一万亿美元的世界性产业,博彩全球化构成了经济全球化大潮中的一股支流。澳门博彩业置身于这个世界博彩大市场中,其“小”的优势使它可以取得高额博彩收入,却承担较小的社会成本。

  其次,澳门博彩旅游业依托着周边数十亿人口的大市场。按照澳门博彩行业权威人士的说法,距离澳门两小时飞机行程的周边地区,共有十亿人口。而澳门赌场的客源目前近八成来自内地,一成为港客,其余来自台湾及其它地区。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苏树辉称,“我们不要多,十亿人中只要有5%到澳门游玩,澳门都应接不暇。”这绝非戏言,据澳门统计暨普查局资料显示,二○○二年入境旅客总数创下历史新高,达1,153万人次,较二○○一年上升12%;二○○三年虽然受到非典型肺炎疫情的影响,但全年入境旅客总数仍然超越前年的历史高峰,达1,188万多人次,较上年增加3.1%。不仅为博彩旅游业带来巨大的收益,而且促进了相关产业的同步增长。

  另外,澳门博彩业的兴旺还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即澳门可以开赌而内地禁赌。澳门学者称之为“政治优势”。中央政府在澳门实施“一国两制”,不但保护了澳门的博彩业不会受来自内地竞争冲击,反而以内地巨大的市场来促进澳门博彩旅游业的发展。澳门回归后,博彩旅游业之所以大步向前,其中内地旅客的不断飙升,为其决定性的因素。有例为证,二○○三年内地来澳门旅客比上年增加了35.4%,为574万人次,占入境旅客总数的48.3%,为澳门第一大客源。其次是来自香港及台湾的旅客,分别占总数38.9%及8.9%。

  二○○四年五月十八日,澳门一家美式赌场——“金沙”娱乐场投入运营,随之而来的“金沙”冲击波,迄今仍在澳门社会中四处回荡。

  这种冲击是多方面的,有明的,更有暗的。外行人只看到金沙娱乐场不同于原来娱乐场的表面:现代、气派、豪华﹔内行人却看出了“金沙”与澳门原来博彩业经营理念的差异:开放式经营理念。

  “金沙”若按其内部的功能来看,它是集饭店、赌场、餐饮于一身的综合性娱乐场所。但整个建筑的外墙,却用两层楼高的红色霓虹灯豁然标明了“金沙娱乐场”,几里之外都瞅得见!这与拉斯维加斯赌场开放式经营理念是一脉相通的。在那里,赌场的经营者就是饭店的经营者,进饭店就进了赌场,赌场就是饭店的一部分,彼此没有分割,全混在一起。所以,在拉斯维加斯,赌场在法律上的界定是含糊不清的。不像在澳门,博彩法律对赌场范围的界定是非常具体也非常明晰,赌场设在饭店的哪一部分,多大面积,从哪到哪,都标明得非常清楚,而且,赌场必须与饭店其它部分分割开来,各自独立。饭店与赌场各走各的门,各是各的“势力范围”。

  澳门一位公务员告诉我,按法律规定,他们是不能进赌场的,但是去葡京酒店就不会有所忌讳。这是因为葡京酒店外面挂着酒店的牌子,和葡京赌场各走各的门。但公务员去“金沙”就不允许了,因为金沙是开放式的,赌场与酒店没有分割,更何况整个楼外标明是“金沙娱乐场”。按照澳门博彩法规定,公务员不能进赌场。所以,金沙赌场内的酒店、餐馆、酒吧均不能进入。恐怕连金沙赌场的老板也没有想到,开放式的赌场竟然会在澳门遇到“不适”。有意思的是,金沙开业当天,为了能将特区政府的高官请来捧场,金沙娱乐场特意设计了一个开幕式与开业互不相连的“两步走方案”,即高官参加的开幕式先举行,等开幕式结束,高官们离开后再开业。这样,既让高官能出席金沙的开幕式,又规避了公务员不能进赌场的法律约束。

  二○○四年以来,随着包括金沙娱乐场及银河娱乐场在内的多家新博彩娱乐场的陆续开业,澳门劳动力市场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转工潮”现象。大批其它行业的员工纷纷“跳槽”,应聘去新赌场工作。据了解,银河华都酒店共招聘1,000名员工,金沙娱乐场招收了两千多员工,两家新赌场就共吸纳了3,000多劳动力。这其中除去500多外籍员工外,其余全部系本地其它行业流转来的员工。一位在新口岸葡国餐厅工作多年的女“领班”,年龄已过中年,这次也在汹涌的转工潮裹胁下,应聘去赌场当了名服务生。问其原因,说是赌场的工资,要高出餐厅工资的2倍多。更有甚者,一向被当地社会视为“金色行业”的民航、银行等,这次也有不少人“跳槽”到赌场,据澳门银行界的朋友告诉记者,仅银行系统就有四十多名员工“跳槽”。有分析家认为,转工潮的背后是利益驱动的结果。现时,澳门社会评价较高、待遇较高的职业排序为:第一是公务员,其次就是博彩业。博彩旅游业是当前拉动澳门经济快速发展的最活跃最强劲的因素。

  澳门博彩业规模的扩大,引发各行业人员之间的大拨流动,使得澳门整个劳动力市场需求大幅增加,工资水平也相应上升,失业率更是进一步下降。特区统计暨普查局最新统计显示,二○○四年三月至五月澳门的失业率为5.1%,比去年同期下降1.2%,创一九九七年金融风暴以来的最低纪录。今后几年中,拉斯维加斯式博彩娱乐大型投资项目,还将一个接着一个在澳门投入运作。仅已经动工的“永利度假村”酒店赌场,就将为澳门提供四千至五千多个就业岗位。特别是博彩专业技术人才很吃香,估计业界需吸纳过万名“专才”,去年成立的“澳门旅游博彩技术培训中心”刚毕业学员,已立即被各赌牌公司招揽。该培训中心校长李向玉表示,自去年八月起已和“澳博”、“永利”、“银河”、“威尼斯人”合作共同培训博彩人才。

  特区政府劳工局局长孙家雄指出,随着旅游服务业、博彩业的发展和私人及公共工程的展开,内地与澳门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安排的签署、珠澳跨境工业区的落实、外来投资的明显增长等等,都将大幅增加对劳动力的需求,本地人力资源会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出现短缺现象。

  但是,目前澳门还有1.1万名失业者,其中只有800人是找第一份工作,其余多为文化素质低、年龄偏大或无一技之长等原因而很难再就业者。孙家正表示,当局不会因为本地人力资源市场出现短缺而放宽输入外劳的规限,而是要加强职业配对的效能,以改变目前澳门有工没人做,有人没工做的状况。

  前不久,澳门新闻代表团在澳洲访问有“一大发现”,这就是赌场必须建在五星级以上酒店。为此,澳洲凡开有赌场的州都订有类似法律规定,如维多利亚州、昆士兰州等。赌场追求豪华,这真是个令人感兴趣的问题!

  拋开别的原因先不论,仅从商业的角度来看,一般消费者的心理是,置身豪华场所易于刺激消费。有朋友打了个比方:在一般餐馆里吃饭,很便宜的菜价,总嫌贵;进到豪华餐厅,菜价高得离谱,亦悄然接受,认为吃的就是豪华。从这个角度视之,赌场设在五星级以上酒店,消费者置身金碧辉煌之中,消费心理膨胀,赌场“进帐”岂不更容易!?

  应该说,拉斯维加斯是世界所有赌城的“榜样”。因为,不论豪华程度、赌场规模,还是博彩种类和设施、配套娱乐设施等,都勘称一流。在那里,赌场经营者的经营理念为,让平民享受和有钱人一样的贵族生活,因为,赌场的大门是向任何人敞开的,且钱多钱少一样玩。同样,在澳洲不论是墨尔本的皇冠赌场,还是悉尼的星港城赌场,以及黄金海岸的木星赌场,均豪华得吓人!座落在墨尔本YarraRiver南岸的皇冠赌场,是澳洲最大型的赌场,横跨市内四条大街,这儿拥有全国最多房间的豪华酒店,房间数目达一千个。赌场内的设施包罗万有,但最具特色的要算是其中的无数食肆餐厅,食物种类之齐全,令人叹为观止。

  前不久,美国著名的《福布斯》杂志评选全球十大最佳赌场,一改原来以赌场的规模、入场赌客的数量、赌台的数目、博彩款色的是否多样和下赌注的多少的评选条件,而是以娱乐场的舒适度和所在酒店的豪华程度,配套设施是否齐全及高格调,对富豪赌客合家入住进行博彩和消闲吸引力的大小作为评选的标准。结果,拉斯维加斯、澳洲的赌场,以及澳门文华酒店赌场均榜上有名。看来,赌场追求豪华,成了一股势不可挡的世界潮流。

  然而,政府立法“圈定”此事,究竟为哪般?澳洲几个州的政府博彩管理机构,都未解释这个问题。窃以为,这自有它的一番道理。从明面上看,赌场设在高级酒店,宜于管理与监督。也可以使原本“低俗”的游戏,包裹得文雅一些,高贵一些,以便给那些平日里装模作样的“谦谦君子”进入赌场,再蒙上一层遮羞布。

收缩